被背叛了,还可以将它恢复原状吗?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 因被背叛,而困营造一个角色一个故事
  • 宽恕的定义是将负面情绪释放掉,不是说我们认同他们的所作所为
2012年10月11日 被背叛了,还可以将它恢复原状吗?- 早安, 菩萨!

在我们继续讨论信任这个主题的当儿,我收到一封由另一个人发来的电邮,他说,“如果我是在婚姻或一个忠诚的关系中,而我的伴侣有了婚外情,最终,因为修心的锻炼我便可以原谅这个人,但我个人不会想要持续这个关系。所以我的问题是,一旦信任被背叛了,还可以将它恢复原状吗?也许对于诸佛菩萨而言,这是可能的,但对于我们常人呢?我们可以原谅,但我们永远无法忘记,所以从根本上已改变了这个关系。”

确实是这样,不是吗?所以,这则开示更是为了信任被背叛这边的人而说的。我们大家其实都曾经亲身处于情况的这一边,我们觉得深受委屈和愤怒,我们可能会对对方怀有憎恶感,我们也可能感到十分不满。这可能引发过去其他类似让我们觉得信任被背叛的回忆,所以过去的一大堆事可能突然一起浮现,落在我们的头上,再加上现在的情况所引起的一切,于是时常让候我们无法分辨其中的差别。你知道吗,这一切都只是存于我们内心一团巨大的情绪混乱。

宽恕

因此,在那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真正需要的解毒良药是宽恕。我的意思是,我们经历的痛苦和怨恨,嗔恚和不满,甚至怀有复仇的愿望,但实际上,我们越是紧握着这些情绪,越是会让自己不快乐。所以无论你决定要呆在一起,或是夫妻决定断绝关系,将那些负面情绪释放仍然是有益无害的,不是吗?因为你越是要坐下来,牢牢抓着它们不放,直到自己营造一个“我就是那个被某某某背叛的人。”的角色的地步,然后用尽自己的一生告诉大家那个人背叛了你的信任,而这就成了你的故事,成了你如何看待自己和生命的方式,到时你就真的被困住了,不是吗?被伤痛困住,被嗔心困住,被一个和过去,并非现在,所发生的事有关的角色困住。

宽恕不是把整件事情都忘掉

因此,我认为宽恕—我对宽恕的定义是将这些负面情绪释放掉—但这并不是说你把整件事情都忘掉。而是把那些负面情绪都释放掉,这样一来,你可以用鲜明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生命,不需拖着装满石砖的背包一起同行,对于“他这样对我,和之前他们做了这些,而在此之前他们做了那些,和整个世界…等等等… ”你知道我们会怎么样的。我们真的很厉害把事情夸大。听起来像是一段小喜剧的主题,不是吗?我们真的可以用它来演出一段很好的小喜剧。但实际上事情就是如此发生,而谁又愿意这个样子度过一生?我的意思是,这是在折磨自己。别人做了他所做的而违背了我们对他的信任,我们却每天都提醒自己他做了什么。所以我们是每天都对自己重复他们的行为。他们只做一次,但我们每天都记住它,我们还加强它,还对自己重复那些行为。

治嗔恚的解毒良药

所以,我认为那些常用来对治嗔恚的解毒良药,在这里就非常适用。能够在彼此面对面时清楚地知道,我曾经信任他们—而在这里有几个不同点—是的,我信任过他们,也许在某些方面,我所给与的信任已超过他们所能承担的程度。也许这是我个人判断错误。我并没有把他们看清楚,所以我就在某些方面相信他们,而他们也许无法承担这份信任。或者是,他们也许能够承担信任,但你要知道,在一般情况下,他们还是不完美的众生,所以他们会崩溃也是理所当然的。它可能是合理的期望—就是对于某某人的某些言行举止的合理期望—但你知道吗,期望他人无时无刻依我所求是不合理的。人是不完美的,他们会犯错。若能清楚的看到这一点,就可以帮助我们以更细致入微并基于悲心的观点,取代嗔恨和那不切实际的期望完美众生的存在。就像这样,“哦,这是一个正在受苦的众生,虽然他承诺会这样做,但你知道吗,他或她的痛苦已完全将他淹没,他们已被自己的执着,被他们的嗔恨牵走了,就像我有时也会被执着和嗔恨牵走一样。”所以必须对那些偶尔心会失控的人升起慈悲心。

这的意思不是说我们认同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像他们所做的是不好的,但我们不需要恨他们,并为此怀恨在心,我们可以对他们升起慈悲心。接着,当然,我们必须决定以后我们在哪些方面能够信任他们,而且信任到什么程度。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对此人有了更多认识,那我们还可以在类似的情况中,如同当时那样的信任他们吗?也许之前我们信任他们到这里,现在我们必须把它降低一点。或者,我们可以看到,他们通过净化修持而改变自己,也许我们可以看到,哦,不,他们还是值得如同当时的那份信任。但这可能需要你用一些时间来评估,因为那个人现在就像这个人一样,说“哦,我真的非常抱歉,我真的伤害了你,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但妻子说,“唔,这你以前也说过。所以,我怎么知道这一次你真的会这样做?”嗯,她唯一能知道的方法就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而这个过程是无法仓促完成的。只有通过彼此相处重建信任的时间,然后才决定,你能信任这个人到什么程度。

如何信任他人

然后,你知道的,我们在生活的各个方面给予他人信任。所以,在某些方面给予他人信任对我们而言比较重要,而在其他方面这却不那么重要。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和某某人结了婚,可能你比较要信任对方的是忠诚这方面。但你不需要在像“他们能驾驶一架喷气飞机吗?”这方面给与多大的信任,当然,除非他们是一名飞行员而你打算和他们一同飞行。那么你一定要在这方面信任他们。因此,在不同人的生命中会有各个不同的方面。你不需要为了维持彼此的关系而在每个方面都信任他们,但你必须在对你觉得是重要的那方面能信任他们。而这份信任,是需要时间重新建立的。

责怪

所以,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有—你知道的, 把责任完全推给另一个人,对于信任被背叛的那个人是非常诱人的行为,甚至会为他们走上内疚之旅,像这样“你背叛了这事,你太可怕了,你亏欠了我,我要你对我所做的一切血债血偿!” 而在我告诉大家的其中一个关系中—其实有几位是为了这个问题写给我的—被背叛的那方似乎在用这一点挟费配偶并想要些什么回报,而这种行为只会破坏这段关系。因为一旦你想要血债血偿,并希望他们做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行为以表现他们是多么的后悔,还不断强求,要是你得不到就不会满足,那时对方可能会因为你施加了太多压力就此转身离你而去。即使他们尝试让你高兴,也是永远不足够的。

所以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做的首件事情就是治愈自己,并学习从自己的伤痛和嗔恨中复原,学习怎么释放自己的嗔恨。而当你在做这些时,你的心会变得清晰,你的心会变得更加平稳,到时我认为你会看到,“我还要留在这个婚姻,继续和这个人维持关系吗?”然而如果你用另一种方式处理,像 “我一定要现在就弄明白我要还是不要留在他们身边,”这样可能会比较困难,因为你的心是非常不安的,因为当下已有太多强大的痛苦情绪存在。

释放伤痛

就像我所说的,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主要的工作是自己要实践佛法的修持,并释放伤痛,释放嗔恨,为自己, 也为其他众生升起一些慈悲心和一些同情心。要意识到我们大家一起都被困在轮回中,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修持佛法的原因,就是为了解脱生死!因为在我们解脱以前,这整个过程将在来生一直持续下去。只要我们是经受痛苦的人在这轮回中翻滚,就会背叛他人的信任或让他人背叛我们的信任。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实。这在轮回中是必然的。因此,要真正运用它来增强我们对轮回的厌离心,并增强我们的菩提心,这样我才会要成为佛陀帮助他人由轮回中解脱。

回应观众意见

关于这些,有任何疑问或意见吗?

穹尼法师的评论:我一直在回想我所认识的人当中那些已经结婚很久的人,而无法想出其中的任何一个婚姻是【听不清】,但当这个人这样说:“你知道吗,即使我可以原谅他们,我也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关系。”也是有点道理。我也觉得在你评定这到底对我而言值得什么时,会有其他的事项出现。像是投入的时间,我们拥有的一切。因此,我认为,这些也与我们的信任系系相关。你知道的,事情至今已有二十年,你知道吗,我们对这个人到现在为止的可信度是有一定的知识的,这是一次失常; 或者是,过去的二十年,此人已多次做这样的事。所以,你不能只是说,即使我可以原谅他们,我也不会在与他们有任何关系。这里还有比这些更多的因素。

却准法师:好,所以她说的是,你简直没听过任何一个婚姻是不须要应付这些不管怎样都要处理的问题。而且,当这一切发生时,还有很多很多的因素必须考虑,不只是这次的事件,但这个婚姻的整体情味和风气是什么。例如,他们在二十年里是否是一直忠实的相待,而这是一次畸变,还是,每年都发生一些状况,让他们出馗,而这只不过是整个模式的一部分。因为这些状况肯定会影响你决定如何继续这份关系的方式。因为,这是非常有趣的一点,虽然我们谈的结束关系,其实你从未真正结束任何关系,因为我们总是因大家的关系互动而存在,不是吗?当我们说,结束一段关系,其实我们真正的意思是,我们正在改变它,从,例如说,婚姻关系,到一段前任关系,或类似这样的状况,但你还是必须和那个人建立新的关系,因为我们和每一个众生总是会存有某种关系。你永远无法结束任何关系。

所在,当你要决定未来和这个人有怎样的关系时,心里会浮现很多事。因为你可能已经投入许多的时间和精力,而这只是一次的失常,他们的悔改似乎已足够了,而你也很乐意这样走下去。可能是有财务上的顾虑,可能是牵涉到子女,可以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所以每个人看待这种状况时会做出不同的决定,是否继续维持这段婚姻,未来和这个人要保持怎样的关系?因为即使你分手了,彼此任然需要相互联系。你们有共同的财产,也许你们有孩子,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关系。你们仍然需要学习得体的和彼此对话。您还是要放下嗔恨和怨恨,以及自己的伤痛。分手并不代表已经结束了自己的负面情绪。但你真的必须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而每个人对此都会会有非常不同的结论。人其实是真的很不一样的。因为一个人能够接受的,另外一个人可能完全无法接受。因此,对于这种事情是没有俗套模式可言的。

丹妮的评论:也许这也关系到它如何影响我们对他人的行为,例如说,如果你无法处理这个情况而把它释放到别人,和同事,朋友们或其他的关系上。那,也许当我们无法解决关系上的问题时,如果我们不能够改变,如果我们不能够接受和原谅,那我觉得分开或许是最好的方法。要找到内在的平和,才不会苦恼—你才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和苦恼影响他人。

却准法师:好,所以你说的是,如果你对于发生的一切有很多强烈的负面情绪,那可能分开会比较好,至少分开一段时间,自己静修,这样就不必每天都要面对让你产生这些情绪的人。就是分开,抽出一些时间离开。可以来静修!这样你就可以利用时间修行,而不是让事情不断的引发。

还有另外一个点,我想提的—它一直来来去去,来来去去—

“好”佛教徒的名义

桑旦法师的评论:我只是在想,你的反应真的太棒了。我还在想象有人可能会认为说,“好啦,我是一名佛教徒,我应该重上马鞍,我会更努力的,我会原谅这个人,只是其实我真的不想这样,但这是我应该做的。因此就凭自己是一名好佛教徒的名义,我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再次接受这份关系,但这些新的信息确实以让 [听不清]。

却准法师:所以你说的是,有些人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是一名很好的佛教徒,我应该维持这份关系并将问题解决。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有人可能会这样想,但没有规定说如果你是佛教徒,你就必须维持一份不好的关系。没有这样的规定。因此,有人可能会这样想,但他们需要的是后退一步,然后重新审视这段关系。它基本上是一个良好的关系但却有了这个炸弹,或者是,这从来就不是个很好的关系,那在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分开。但不应该有任何类似,“如果我是一个很好的佛教徒,我应该做 XYZ。”没有理由把这个顶在自己的头上。 “如果我是一个很好的佛教徒,我应该在这样的外部情况下做XYZ。” 佛教不是你在什么情况下的举动,而是你自己的心在做什么。所以,你可以说,“如果我是一个很好的佛教徒,我应该进行修持和安抚我自己的心。”那是你可以说的。但是,对于你该怎样对他人,你必须依据修心所得到的结论来做出自己的决定。

期望和是对方的错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深受背叛的那一方,还有另一件事需要考量,遭到背叛的诱惑,是总会觉得是对方的错。我们许下了诺言,我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他们违背了诺言,他们是错的。但我认为,或许应该这样考虑,如果其中一位配偶已经在飘离这份关系,那可能关系已被忽视了。因为,这是在你嫁给别人一段时间后很容易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如果你有孩子,你会开始忽略你的另一半,因为你的生活中已有太多其他的事情在发生。所以很多时候,一对恋人初次结婚后会非常亲密,然后当孩子来了,他们便完全投入照顾孩子们,因为有了孩子你必须值 8 日 25 个小时的班!你根本就没有时间陪伴你的配偶,所以对方容易在抚养孩子成长的这段期间彼此疏远。因此必须看清楚再说—其实首先是当你在抚养孩子时说—“哦,我和我的配偶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必须照顾这一点,而不是全部无尽的把注意力都给孩子。”而当你发现自己已经给孩子太多时,要提醒自己,其实,我觉得对孩子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父母亲正在关心彼此。即使父母没有单独与孩子共度时间,孩子如果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关心彼此,它们还是会有安全感的。

但也可能是一对已婚夫妇,而他们没有孩子,所以没有这方面的事让他们分心,但也许有别的事情发生,让他们的精神都分散到别处—丈夫关注的是这个,妻子关注的是那个。不知何故,他们并没察觉到他们已经很少再相聚一堂,分享他们的意见,他们的感想,及他们的生活。因此,可能是当这种状况发生时,你才意识到,“哦,其实,在我们没察觉到的情况下,彼此间已经逐渐产生了隔阂,所以现在尝试重修关系的良机,这次的方式会比过去更好。

因为,事情是这样的,你是永远无法还原到之前的关系,但我不知道会有人想要回到以前那样。因为一般的情况下,如果有事发生了,那之前的方式其实是不理想的。所以,如果你决定重归于好,那么你真的要播出一些时间,再次了解彼此,一起做一些以前你们不曾做过的事,谈一些你们不曾谈过的话题。真的播出时间建立这段关系,而不是在想,“哦,我们把这件事修补好后,就可以回到和从前一样。”因为这样是行不通的。这是不会让任何一方满意的。

想看更多的中文翻译录影,请到 早安,菩萨! 搜寻。

英文版: Forgiving after a betrayal

Find more on these topics: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