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種不善語:妄語(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一系列在台灣香光山寺錄製關於四種不善語的講座之二。

 

如果你需要人給你意見如何這麼做,比爾柯林頓終統可以幫你。因為他就是這麼做,不是嗎?他和莫尼卡亂來,然後又說:『我什麼都沒做。』我認為令人不安寧的並不是他和莫尼卡胡來。現在美國的新聞媒體會拿這種事來攻擊他,但以前,並沒有把它看得那麼嚴重。但使全民真的感到失望的,是他打妄語。

所以我們必須觀察我們在什麼情況下說謊,為什麼要說謊。而如果我們曾經做過不想讓任何人發現的事,與其為了這件事說謊—因為其別人最終是會發現我們沒有說實話,最終他們會發現這一點。那與其為這件事說謊—我們不如停下來問一問自己:『我為什麼會被捲入最初的行為?我的動機是什麼,我在尋找什麼,我需要什麼?』然後對最初的行為做懺悔。在心靈上的懺悔,就是透過四力淨罪之法,也需要有勇氣承認我們的所作所為。因為要承認我們的不善行為,是需要極大的勇氣,但這會幫助我們解脫心靈上的負擔。如果我們真正想要懺悔,四力淨罪之法的第一個,就是發追悔心。追悔的意思就是坦白的承認,我確實做了這件事,而為它感到後悔。發追悔心可以是件很困難的事,令我們覺得很尷尬。我們可能有很多事情要解釋清楚,因為我們真的違背了自己的原則,或違背了我們向別人所作出的承諾。但我們設法淨化最初的行為,好過我們打妄語,設法把它掩蓋起來。

讓我舉一些例子,說明一些人們所做了,然後說謊掩蓋的事,這給大家製造很多問題。有許多人來找我—因為我聽過各種各樣的情況,當你是出家的尼師, 會聽到好多不同的故事,因為人人都來向你求助。好多人都跟我說,當他們小時候,他們知道父親在搞外遇。但父親隱瞞著家人,以為家裡沒人知道。但孩子不是愚蠢的。他們知道事實。那當然如果父親在說謊,孩子會在兩方面對他失去尊敬:第一,因為父親在搞外遇,第二,因為他在打妄語。這也可能發生在母親的身上,如果是母親在搞外遇。

這種謊言只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我也知道,我個人認為說實話是友誼中建立信任的基礎。如果一個人不對我說實話,那我怎麼可能信任他呢?那他所說的話,我都覺得,『誰知道是真的假的?』就像我們目前的美國終統,今天說一套,明天說另一套,又相互矛盾,結果我真的不能信任這個人的任何言語。

打妄語在國家和國際的範圍帶來很大的傷害是不必多說,在私人生活中也是一樣。我覺得當有人欺騙我的時候,當他們不跟我說實話,我心裡覺得被冒犯。我不是一個容易覺得被冒犯的人,但這真的使我感到被冒犯,因為這個人好像在說:『我不相信你能承受事實,所以我就決定欺騙你。』但等一等,我是個成年人,我承受得了事實,我想聽實話,不要騙我,不要為我作出這種假定。因為如果你騙我,那我以後該怎麼再信任你?最好還是說實話。

我時常發現令人對說實話感到猶豫不決的事,並不是重要的事,但他們還是說謊,我真是搞不清楚。就像在手機普遍使用之前,一戶家庭會有一個電話。有人打來,而你不想接電話,可能你忙著做什麼,那你就對家人說:『告訴他我不在家。』為什麼不要直接跟撥電人說:『我很忙?』為什麼需要說謊?其他人會明白,我們很忙,現在不能接電話。他們不是笨蛋,也不會批評我們。所以有很多像這樣的情況,是沒有必要說謊,但人家還是說謊。

我記得有一次,我的朋友對我說謊,他為了要我做一件事而說謊。當我發現他說謊的時候,我問他:『你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講實話?因為你所說的話沒有幫到我,並不會使我更想要幫助你。如果你起初跟我講實話,我可能更願意幫助你。』所以我覺得這很奇怪,人們為這種事說謊,而害怕別人會被冒犯,但他們其實不會覺得被冒犯。

龍樹菩薩於《中觀寶鬘論》當中,一直提到說實話的必要。他在文中有好多,好多地方提到說實話得重要,一次又一次,在文中的個個品中。我真的要去算一算,他到底提了幾次。他一再強調說實話得重要性,而我完全同意,我們不必害怕事實。

當我們談到如何發菩提願心,也會說到打妄語的題目。當我們發心成佛利益眾生,余生不離發心之因的一種,就是斷除打妄語欺騙上師及佛菩薩。欺騙我們的上師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這是我們選擇引導我們的人,我們信任他們,也希望他們給我們指導。因為這些人扮演在心靈上引導我們這種特別的角色,我們必須對他們坦誠,不應該在他們面前裝很優秀的模樣。因為,有兩點,如果我們欺騙上師,我們只是在傷害自己,因為上師無法給予我們所需要的指導。第二,如果我們欺騙不了上師,上師發現我們在騙他,那會負面影響我們之間的師徒關係。

因為如果我們不與上師說實話,他怎麼能幫助我們?如果我們在裝模作樣,把自己裝得很優良。打妄語時常是口業,但也可以是透過我們的行為。有時你遇見一些人,他們在上師面前,顯得非常友善。他們彬彬有禮,待人溫和親切,語氣柔和。但當上師一不在場,他們對其他弟子反而品行惡劣。他們爭強好勝,向大家發號施令,待人野蠻,然後在上師面前表現一百零八度轉變的外表,顯得謙卑善良。我們這麼做,對我們有利益嗎?可能我們會想,這麼做會使我在上師面前顯得良好。那又怎麼樣?在上師面前顯得良好會促進我們成佛嗎?不會!如果我們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成佛,我們必須使我們與上師同在和分開的行為連貫一致,不是在上師面前裝著自己很有禮貌。如果這麽做,我們怎麼會得到我們所需要的指導?這一點非常值得我們去深思。

有一次,我問我們道場的一位常住人士:『這件事你做了嗎?』他說:『做了。』因為我吩咐他做那件事,而他說他做了,但我知道他並還沒去做。我就繼續走著,心裡在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使他說謊言。然後他之後既然來找我說:『我說錯話了。』他並沒有說:『我說謊。』但他說:『我說錯話了。當您問我的時候,我其實還沒做我說我已經做的事,但我現在把它做好了。』但其實當時我已知道他在隱藏事實。這種事情在我們的修行上會製造障礙。

有兴趣者,请看英文版 The first nonvirtue of speech: Lying (part 2).

Find more on these topic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