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種不善語:粗惡語(中)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一系列在台灣香光山寺錄製關於四種不善語的講座之六。

粗惡語HARSH SPEECH(中)

 

我們就不應該為我們的粗惡語找藉口,說:『我天生就是這樣。』有趣的是,我們可以問自己:『我們對誰說最多的粗惡語?陌生人,還是我們最關懷的人?』是我們最關懷的人,不是嗎?我們對陌生人是不會說出我們對親人所說的話。特別是在婚姻中。人家是不會向別人說他們對自己夫妻所說的話。你會感到驚奇,是不是人們在內心給自己許可,把所有的煩惱發洩在自己夫妻的身上。難怪離婚比率會這麼高。在婚姻中,你們需要努力使婚姻美滿。不是嗎?

所以粗惡語可以是辱罵別人,貶低他們,屈辱他們。我們也會對小孩說粗惡語。我們對小孩說粗惡語的一個方式,就是取笑他們,對他們說小的謊言嚇唬他們,然後我們大人就在那裡偷笑,覺得很可愛。這小孩心裡覺得害怕。就像我們跟孩子說,有妖怪躲在你的床下。我不知道,華族文化有妖怪嗎?在美國文化,我們說有很邪惡的人要傷害你,而他就躲在床下。你就對小孩說這種話,要他們乖。或你就是覺得嚇唬孩子很有趣。你觀察大人是怎麼對小孩說話,真的很恐怖。他們故意使孩子對妖怪,或惡魔,或魔鬼感到恐懼。然後大人就覺得這很可愛。這哪裡會可愛,這是對孩子說粗惡語,用這種方式跟他們說話會造成很大的傷害。

所以我們在自己的言語上要謹慎,因為如果是跟我們信任的人,跟我們一起合作的人,一句粗惡語可以損壞多年所建立起來的信任和善意。要建立信任和善意需要很長的時間,但當我們猛烈攻擊別人的時候,就這樣把它給吹毀。當我們猛烈攻擊別人時,我們時常說的不是認真的話,說的不是實話。所以粗惡語也和妄語一起結合。

然後我們認為事情發生後,好,我心裡平靜了,現在我就去找那個人說:『對不起。我為我昨晚說的話感到抱歉。』而我們以為這樣就行了,事情了了。不是的,因為另一個人非常清楚的記得我們所說的話。我們可能不會記得,因為那是我們是一氣之下說的話,但另一個人記得,而他們覺得傷心。還有,如果我們就這麼道歉,說:『我為我說的話感到抱歉。』另一個人也不清楚我們究竟為甚麼事情感到抱歉。我們因為他們受到傷害而感到抱歉嗎?還是因為我們錯怪他們感到抱歉?還是為了我們說話的口語感到抱歉?這都不是很清楚。

我們也可能說了很多話,而另一個人不清楚我們究竟為了什麼話而感到抱歉。幾個月前,有人對我發脾氣,然後就寫了封郵件跟我說:『我為我那天說的話感到抱歉。』等一等,你說了好多話,你為那些話感到抱歉?你說了哪些話感到隨喜,而為哪些話真的感到抱歉?所以我們不能就這樣道歉,我們必須停下來思維我們所說的話,我們為什麼會這麼說,而我們心裡到底是要表達什麼。因為我時常認為,當我們生氣用上粗惡語的時候,其實是因為我們希望接近別人,但在當下不知道怎麼去接近他們。不是嗎?或者我們其實是想對別人表示關懷,但不知道怎麼去表達。

有兴趣者,请看英文版 The third nonvirtue of speech: Harsh speech (part 2).

Find more on these topic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