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種不善語:粗惡語(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系列在台灣香光山寺錄製關於四種不善語的講座之七。

粗惡語HARSH SPEECH(下)

 >

關於這一點,我時常講的一個故事,就是我有個朋友,跟另一個朋友借了他的車子。這輛車的引擎罩偶爾會飛起來,所以駕駛它並不是很安全。我對我的朋友說:『你一定要把引擎罩用鏈條鎖好,才不會有事情發生。』

有一天,我們有約,而他沒出現。過了半個小時,再一個小時,然後他終於來了,我就說:『發生了什麼事?』他說:『我在高速公路駕駛的時候,車子的引擎罩飛了起來。』我說:『你明明知道不安全!我已經跟你說過要把引擎罩用鏈條鎖好的重要!為什麼你沒有這麼做?』

我真的很嚴厲的對他說話,但之後,我發現其實我想說的是:『還好你沒事,你沒受傷,我可鬆了一口氣。因為我們有約,但你遲到了,而我就是害怕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還有更嚴重的後果。』但當我們沒有察覺到我們心裡所要說的話,和我們內心的感受,而這樣表達自己,就會發生衝突。就會傷害到別人。

我時常舉的另一個例子,是在婚姻兩人之間發生的情況。你坐下來用早餐,那你們在台灣時常早餐吃麵條。你們吃麵條配什麼?乳酪,還是牛油?那好,你坐下來用早餐,夫婦一起坐下來用早餐,他們在吃麵條。先生對太太說:『配麵條的牛油在哪裡?』太太說:『我們用完了,是輪到你去買菜。怎麼啦,你忘了嗎?』他說:『不,我沒忘了買牛油。是輪到你去賣牛油。』而她說:『不,不是輪到我,是輪到你。不是嗎?現在你又怪我做我沒做的事。你錯怪我,我不喜歡這樣。』他說:『你為什麼那麼敏感?其實是輪到你去買菜,不是輪到我。你就是為任何事情都這麼敏感。』然後她說:『你這是五十步笑百步,說我敏感?』那就他說,又來她說,一直說下去,然後一個就對另一個說:『你就是被動攻擊型的人,因為你在責怪我,卻假裝你是無辜的。這其實是你被動攻擊的方式對我發洩。』然後另一個又說:『你每次都說我被動攻擊,是你才被動攻擊。其實我們的婚姻從一開始都是這樣,你一直都沒有對我好,沒說過實話,一直在錯怪我。』然後另一個又說:『明明是你沒做,你就是這麼窩囊。』

總而言之,我們就是要離婚。就是因為牛油用完了。不是嗎?好多糾紛就是為了這種小事而產生,然後我們就加鹽加醋,因為我們有我們積蓄的武器。然後整個糾紛不是為了牛油,而是為了我們如何溝通的問題。你每次錯怪我。你不聽我的話。一開始你就為了牛油而吵架,然後又為了怎麼溝通而相罵,又是雙倍的麻煩。然後,因為你們一直在互相辱罵,互相侮辱,你們還要把這些事情談妥,解除,因為大家都受到了傷害。

我們這裡不是在說要壓抑我們的憤怒,假裝我們沒生氣。這不是我們的目的,因為我們那麼做,憤怒還是會以其他的方式顯現出來。我們說的是要學習如何以不同的方式看待整個情況,讓我們不再覺得我們必須表達我們的憤怒。如果我們能以不同的角度看待整個情況,那一開始就不會生氣。

譬如說,有人批評我們,或錯怪我們,而我們想,這是我業力的果報。我曾經責怪別人,批評別人。其實我昨天或前天就那麼做。我又時常批評別人。所以現在有人批評我,我為什麼要生氣?這只是我業力的果報。而我是在無明和自我中心的影響之下造業,如果我不喜歡人家這樣對我說話的果報,那我就不應該造讓他們對我這樣說話的因緣。那與其生氣,與其責怪別人,你反而下決心將來要如何待人,開始改造自己的行為。好不好?這就是關於第三種不善語,粗惡語,的一些點子。

有兴趣者,请看英文版 The third nonvirtue of speech: Harsh speech (part 3).

Find more on these topic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