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種不善語:粗惡語(上)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一系列在台灣香光山寺錄製關於四種不善語的講座之五。

粗惡語HARSH SPEECH(上)

 

佛陀勸我們要專注的第三種不善語是粗惡語。這是傷害到別人的感情的言語。這根離間語不同;離間語是在我對某個人生氣,而跟別人說。至於粗惡語,我對這個人生氣,我就直接跟他講刻薄的話。粗惡語包括辱罵,貶低,批評,嘲笑,取笑,這些都是我們貶低和屈辱別人的方式。

這時常出自於憤怒或嫉妒。粗惡語也可以出自於其他的情緒,但我認為憤怒和嫉妒應該為主。我們就是這樣,當壓抑的憤怒湧顯在心懷,我們就發脾氣。我們認為:『這個人做錯了,他們必需認錯!為了利益眾生,我以悲心告訴他們如何改善!』然後我們就說:『你做這個,又做那個,等等等!』我們責怪他們,貶低他們,咒罵他們,辱罵他們。然後最後我們想:『我舒服多了,我倾吐了心中的烦恼。』但另一個人呢?他們覺得失落,感到傷心,或他們也生氣,而以憤怒回覆我們,我們就這樣好好的開始相罵。我對他們發脾氣,然後他們對我發脾氣,這樣來來去去。。。而這時常在辦公室和家庭裡發生。當我們發脾氣,讓我們的脾氣控制整個局面,這是很可悲的事。

但有些人不會發脾氣,因為他們對自己的憤怒感到恐懼,或身為女性,人家對我們說:『你沒有權利生氣,你應該要和氣。』那我們就完全從那個情況退縮。我生氣會怎麼做?我轉身,我離開,我的行為是冷冰冰的。我轉身回我的房間,我撅嘴,我發怒,我自憐。但這也是溝通的一種方式。我們沒有用言語溝通,但在許多情況下,這也可能是粗惡語。因為我們真正在說的話是:『你不值得我跟你說話,因為我感到傷心和生氣。』

這種爭執時常源於某些小事。特別在我們有跟某人很熟的關係,我們不會每次都不符他們,因為一直有分歧實在是太累。我們似乎把事情放下了,但我們不一定會放下,而是把事情悶在心裡,下一次我們爭吵的時候,我就可以撈出來。我就可以說:『我們現在吵這件事,但上個禮拜你做了這件事,前個禮拜你做了那件事,更前個禮拜你做了那件事。』而我記下了一個很完整的清單,作為下次我們吵架的武器。我們這麼做,真是很傻。

有些人的脾氣就是暴躁,為了一點小事就會脾氣爆發。然後他們就對身邊的人說:『我是個憤怒的人。我天生就是這樣。我什麼都改不了,你只能忍受我。』這不公平,因為我們的憤怒不是固有的。憤怒並不是嵌入我們心的本質,我們是可以改變的。而就這麼說:『我有發洩的權利,因為我有憤怒,而你,我的家人,我最關懷的人,你們就只能忍受我的壞脾氣。』這是很不公平的。這對大家都不公平,也製造很多不善的惡業和人與人之間的惡意。

有兴趣者,请看英文版 The third nonvirtue of speech: Harsh speech (part 1).

Find more on these topics: , , , ,